正版包邮 归鸟不知春晓 花凉 萤火森林《萤火》杂志强档推荐 《花火》十年重推(明信片)青春小说 赠书签+明信片_书籍音像
正版包邮 归鸟不知春晓 花凉 萤火森林《萤火》杂志强档推荐 《花火》十年重推(明信片)青春小说 赠书签+明信片

正版包邮 归鸟不知春晓 花凉 萤火森林《萤火》杂志强档推荐 《花火》十年重推(明信片)青春小说 赠书签+明信片

  • 商品销量:197
  • 收藏数量:6333
  • 店铺名称: 重庆新经典图书专营店
  • 旺旺: 重庆新经典图书专营店
  • 公司名称:
  • 行业: 书籍音像
  • 地址: 重庆
  • 商品永久链接: 正版包邮 归鸟不知春晓 花凉 萤火森林《萤火》杂志强档推荐 《花火》十年重推(明信片)青春小说 赠书签+明信片
    • 栏目:全译本名著 双语译林名著 线装经典文学 中小学生必读丛书 超值套装
    • 品牌:
    • 价格:28.80
    • 参数:
    • 卖点:正版图书假一罚十放心购买
    • 标签:明信片,萤火,赠书,强档,春晓
    • 详情:

      《归鸟不知春晓》

      限量100本内有亲笔签名明信片哦,欲购从速,卖完即止……

      《萤火》杂志强档推荐 《花火》十年重推

      最震撼人心的青春文学巅峰作品

      《花火》明星主编「丐小亥」首次作序 强烈共鸣推荐

      书名    《归鸟不知春晓》

      作者    花凉

      ISBN    978-7-5059-9699-1

      页数    304

      开本    32开

      定价    26.80元

      装帧    平装

      上市时间    2015年4月

      版次    1版1次

      出版社    中国文联出版社

      分类号    I247.5

      随书附赠赠品丰富,不仅有唯美封面书签,还有作者亲自为本书拍摄的清新写真明信片

      编辑推荐

      我们不是彼此一个阶段的选择,我们就是彼此一生的选择。这是我们穷极一生,能得到的最大最好的圆满。

      1.2009年《深海里的星星》,2010年《后来我们都哭了》,2011年《夏有乔木,雅望天堂》。继策划三部经典虐心作品之后,2015年,十年《花火》品牌再次重推里程碑作品《归鸟不知春晓》——献给所有在青春时光中笑着流泪的你。

      2. 《归鸟不知春晓》是最勇敢的初爱虐心文,在青春影像文学杂志第一品牌《萤火》杂志上长达一年连载和宣传,引发百万人追捧,是读者询问度和期待值最高、全体编辑最强烈推荐的阅读作品:这是2015年最该去相逢的一段青春故事。

      3.《归鸟不知春晓》的作者花凉是一位让人充满惊喜的写手,其文章常见于《花火》《萤火》《爱格》《意林》等杂志。《归鸟不知春晓》是花凉的第二部长篇作品,阮珊、邵然、宋斐斐、许嘉伦等这群人物在最好的年纪里用力去爱,用力去恨,用力感受青春,用力真实地生活。很难去定义这个故事是悲伤的还是幸运的结局,因为大多数青春都是始于相逢,止于相爱。

      名人推荐

      毫不夸张地说,在这个作品中,无论是男一男二男三,还是女一女二女三,我都还喜欢。因为作者将每个角色都刻画的形象生动,又饱满充满故事。

      我喜欢阮珊的勇敢,喜欢一个人就应该轰轰烈烈和他在一起;我喜欢神秘又温润的邵然,就像有故事的SuperMan时刻有惊喜。我也喜欢宋斐斐和江子城,前者精致高挑美丽,后者简简单单呆萌专一。还有宫蕊和许嘉伦,即便曾藏有坏心,却也心怀深情。

      你总能在这个故事里找到“自己”,共鸣你所有的深情细胞。

      ——柒柒若

      作者简介

      花凉

      水瓶座B型血,白日梦患者,在读研究生。

      90后期刊杂志写手,魅丽文化签约作者。

      作品常见刊于各大知名青春杂志,已出版长篇小说《夏日歌》。

      爱好是读各国推理,愿以后有好的生活,也有好的梦想。

      内容简介

      这个故事,写得是一群处在青春中的男孩女孩,无论是漂亮的、普通的、富足的、拮据的;还是校园里单纯开朗的少女,早早承担命运之重的男人……他们在最好的年纪里用力去爱,用力去恨,用力感受青春,用力真实地生活。

      故事里四个同寝女孩的大学生涯,也许和你我的并没有太大不同,有时温静明媚,有时风起云涌。然而青春流逝,或许我们终究会输给现实,如故事里的告别与放弃,如故事里一个只打了一次酱油的女N 号所说,“我们都不再是少年了,理应习惯人生的懈怠,将憧憬都埋在心底。”

      很难去定义这个故事是悲伤的还是幸运的结局,只因青春本来就是一个求仁得仁的过程,惟愿多年后回首,你我都不曾悔恨。

      目录

      序:有生之年

      楔子 那时我们有梦

      第一章 彼时曾相遇,不知天有涯

      第二章 谁的欢喜一尘不染

      第三章 情不知所起

      第四章 陆心之海

      第五章 青春总有段情落入困局

      第六章 琉璃易碎,中意难求

      第七章 何时朝阳再升起

      第八章 怎样才算情深

      第九章 岁月忽已暮

      第十章 因为风的缘故

      第十一章 梦一场

      第十二章 天佑我的爱人

      第十三章 此生是从你来到我走

      尾声 愿你已放下,常住光明中

      番外 江子城——告别我

      后记 愿你我多年后还有梦与爱

      序言

      有生之年

       

      敢爱的人天真。

      他们天真地以为,只要勇敢,就能得爱。只要得爱,就会永久。

      所以,这类人的爱情,都似飞蛾扑火,但他们深陷其中,全然不知:与这份爱无关的事,天崩地裂都不紧要。稍微沾边,就用尽全力。

       

      怎么能去评判这样的爱的对与错呢。

      毕竟,大多数人都曾是一只飞蛾。

      最敢爱的时候,恰恰是我们最天真的年纪。

      因为心无畏惧,才会无所顾忌。

       

      春风十里,人海遥望,相视一笑,柔情蜜意。天空晴朗,世界静寂。

      每一次约定,都会辗转难眠。

      每一句誓言,都印刻在心上。

      每一个夜晚,都是漫漫长河。

      喜欢一个人,就以为是一生。

      失去一个人,就亏欠了整个青春。

       

      花凉一定也是天真的人,才会写出“归鸟”这样真诚而又凛冽的故事。

      阮珊就似你我,认定邵然,追寻的是细水长流,世事纷飞却演变成轰轰烈烈。

      情深难敌时光如水。原来,有时相逢,不一定能相知一生。

      刻薄如花凉,方能用精巧的文字构架出这段璀璨的青春,给了我们选择,却不留我们思考的余地:你随着她笔下的故事,只会做出和阮珊同样的决定。

      故事和我们的青春一样激烈:没有平淡的人生,从来不是时光辜负了我们,一直是我们蹉跎了时光。

      只不过,阮珊比我们更决然。

       

      归鸟不知春晓。

      定标题时,在我心里,归鸟意指我们,春晓象征爱情。

      人生再难,爱绝对是让我们无畏前行的力量。

      阅读完这个故事,纵使有万千纠结和不忍,往事涌上心头,也不是让曾在爱情之中憧憬和迷失的我们,从此放弃天真,是让我们更果敢,藏存一颗赤子之心,去寻求一生所爱。

      ——这是我们穷极一生,能得到的最大最好的圆满。

      谢谢花凉真挚的写作,你一定会拥有天真不渝的爱。

      也谢谢阅读了这个故事的你,愿千帆过尽,你初心不改。

       

      丐小亥

      写于“归鸟”出片前一天

      文摘

      红日微风吹幼苗,云外归鸟知春晓,哪个爱做梦,一觉醒来,窗外蝴蝶飞走了。

       

      归鸟不知春晓

      花凉|作品

      楔子 那时我们有梦

      2012年春末。

      咖啡馆外面的街道上,樱花已经开始缓缓落下,飘飘扬扬地,在风中打着卷。

      阮珊不知道是何时走神看向窗外的,拿铁到了嘴边就那样定格住,她盯着外面的长街和落樱发呆。

      谭北打断她的思绪的时候她已经不知道愣怔了多长时间,回过神来忙向谭北道歉:“不好意思,我刚才走神了。”

      谭北好脾气地笑笑,将桌子上的甜品往阮珊面前推了推:“这家的年轮蛋糕口碑很好,你尝尝看。”

      她点点头,伸出手来拿起叉子叉起一小块,放到嘴边尝了尝。

      “是很好吃。”阮珊笑了笑,对谭北说道,“你也吃点吧。”

      “我不吃甜点的,爱好就是苦咖啡。”谭北举起手里的大号咖啡杯,轻轻晃了晃笑着说道,而后饶有兴趣地注视着阮珊,“你刚才在想什么?”

      “刚才?”

      “嗯,”谭北点了点头,隔着咖啡馆的玻璃窗把目光投了出去,“你看向窗外的时候,有事情从你脑海中闪了过去,是什么?”

      是什么?阮珊一时哑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又从哪里开口。因为刚才从她脑海中闪过去的,不是一件事情,而是很多很多图片和场景,仿佛按下了无数次快门键记录下来的图景,每一张上都有着不同的面孔,生动又鲜活,每一张都写满了不同的故事,色彩饱满又艳丽。

      她原本没打算开口倾诉,如今已经二十七岁的阮珊,早已明白倾诉是一件奢侈而不可得的事情,尤其是对着一个尚且只有几面之缘的泛泛之交。

      谭北是朋友安排的第七个相亲对象,也是唯一一个能见面超过三次的。

      这是她和谭北的第五次见面,先前他们已经聊过太多不涉筋骨的场面话,彼此有着恰到好处的好感,于是就这样恒温而稳定地发展着。

      阮珊喝了一口咖啡,抬起头来看了看面前的谭北,他今日穿着灰色的毛衣开衫,眼中有着微微的笑意,似乎是在鼓励她说下去。

      阮珊笑了笑,放下手中的杯子,把目光重新投到窗外,从脑海里掠过的图片中挑出了色彩最浓重的那张——

      “我十八岁的时候,没有想过自己二十七岁的时候还会是单身,那一年,我认识了一个男孩……”

      十八岁,谭北在心里沉吟了一下,一个很久远的年纪了。他看向阮珊,鼓励她继续说下去。

      “我以为自己会嫁给那个男孩,我甚至无数次设想过与他的婚礼,我们有过最甜蜜的热恋,也有过激烈的分歧和争吵……”阮珊的声音忽然停在了这里。

      “后来呢?”谭北问道。

      “后来……”阮珊沉吟了一下,忽然从伤感的语调中转变过来,她吐了吐舌头,对着谭北嫣然一笑,“后来我们分手了。”

      她是想就此打住这次谈话的,因为她在说出第一句的时候就已经明白过来此举的后果。

      如果她不想接下来的好几周甚至好几个月都沉浸在伤感低落的情绪里,她最好不要开口提及往事。

      可谭北却不愿就此打住,他看向她问道:“为什么?”

      为什么?阮珊没有回答,只是在心底苦笑了一声,哪里有什么为什么?她与他的故事里,没有天灾战乱,没有生离死别,太平盛世里活得好好的两个人忽然分开,一定是因为不够相爱。

      趁阮珊发呆的空当,谭北已经站起身去结账,几分钟后大步流星地走了回来,提起阮珊旁边座位上的包对她说道:“跟我来。”

      阮珊不明所以,放下手里的咖啡杯便跟在谭北的身后走了出去。

      他为阮珊打开车门让她坐了进去,而后自己从另一边上车发动了车子。

      “这个时间段咖啡馆里人太多了,”途中他对阮珊说道,“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

      见阮珊没有说话,他转过头来看向她的眼睛:“我有很多时间,可以听你讲完过去的所有故事。”

      车里沉寂了一会儿,之后阮珊轻轻地叹了口气:“去我家吧。”

      阮珊说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墙上的挂钟已经指向了八点,他们已经在地毯上坐了将近七个小时。

      阮珊站起身来走进书房,一会儿捧着一个木盒子出来,她把那个木盒子在谭北的面前打开,里面的照片散落在有着暗红色花纹的地毯上。

      谭北随便拿起其中一张,是阮珊和一个女孩的合影,照片上的阮珊穿着一件黑色的无袖长裙,头发随意地绾在脑后,正是青春无敌的年纪,随便一站眼角眉梢都是风情。至于旁边的那个女生,即便是用如今已经阅尽千帆的谭北的眼光来看,也是极其少见的美女,皮肤在阳光下几近透明,鼻子高挺,下巴颏尖尖,和阮珊那种平和的美丽不一样,她是肆无忌惮的那种美,是带有侵略性的那种美,像夏季的龙卷风一样。

      “这就是宋斐斐。”阮珊伸出头去,看了看那张照片说道。

      谭北点点头,又拿起另外一张照片。

      是一张四人的合影,除去阮珊和宋斐斐,剩下的两人应当就是沈梦和蒋可瑶了。

      即便在阮珊的叙述里没有对外貌的描绘,可谭北依然能凭直觉区分出来。个子小小、体形很瘦弱的那个应当是沈梦,蒋可瑶应当是穿着白色蕾丝连衣裙的那个。四个人手挽着手,阮珊和宋斐斐站得近些,她们的身后是夏季正怒放着的蔷薇。

      “这是大二时候拍的。”阮珊微微笑了笑。

      “看上去真年轻啊,”谭北说道,“看你们的眼神里都是憧憬,觉得世界都是你们的。”

      谭北后来又连续翻看了很多张照片,有合影也有单张照片,有生活照也有阮珊和宋斐斐去拍的艺术照,有故事里出现的人,也有故事里没有出现的人。

      然而,他并未在那些照片里见到男主人公。

      那个叫邵然的男生,如今应当已经长成一个将近而立的男人。

      “没有他的照片吗?”谭北问道。

      “没有了,”阮珊轻轻咬住嘴唇,“我出国的前夜都烧掉了。”

      窗外一场春雨正在进行,房间里弥漫着说不上来的怀旧气氛,两人陷入了长久的沉默里。

      打破这沉默的是阮珊的手机铃声,她伸手从茶几上拿起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名字是“沈梦”。

      “阮珊,”沈梦的声音在那边响起,“我前几天才回来,明天一起去看看宋斐斐吧。”

      阮珊在电话这边“嗯”了一声:“那明天再联系。”

      “沈梦打来的。”挂断电话之后,阮珊摆弄着手里的手机对谭北说道,“说明天一起去看看斐斐。”

      谭北愣了愣:“当年你扇她耳光的时候,不是说终老不相见吗?”

      阮珊咧开嘴轻笑:“是的,当年我是恨极了她,恨不得从来没有认识过她,恨不得她去死,恨不得这一辈子躲她躲得远远的,永远都不要再见到她。

      “可是,都会过去的,”阮珊轻轻叹了口气,“再强烈的爱恨,都会过去的。”

      “你对邵然也过去了吗?”谭北抛出了这个问题。

      阮珊愣了愣,而后是一声叹息,在这个春夜的房间里轻飘飘地回荡着。而后她不知怎么想起了北岛的一句诗——“那时我们有梦,关于文学,关于爱情,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如今我们深夜饮酒,杯子碰到一起,都是梦破碎的声音。”

       

      第一章 彼时曾相遇,不知天有涯

       

      1

      阮珊第一次见到邵然还是在2002年的冬天。

      纷纷扬扬的大雪天,她裹着从宋斐斐那里抢过来的围巾和帽子,带着满心的不情愿在校园里给来来往往的男生女生发宣传单。要不是一条厚实的大围巾把她的嘴巴都给裹住了,路人肯定会看到她噘得老高的嘴。整个校园里飘荡着的都是刀郎的声音——“停靠在八楼的二路汽车,带走了最后一片飘落的黄叶……”

      音乐声很响,阮珊只得把嗓门提高一些:“同学你好,请关注一下24日的圣诞晚会……”

      “同学你好,请看一下这个……”

      被宋斐斐拉去在圣诞晚会上表演节目也就算了,居然还要顶着暴风雪帮她发宣传单,越想越郁闷的阮珊把手伸进口袋里去掏手机,准备打个电话抱怨一下。可因为戴着手套的缘故,手机没能在手里拿稳当,还没按下解锁键就已经从手里滑落,在雪地上砸出一个坑。

      “哎呀!”她叫了一声,正准备弯下腰去捡的时候身后传来了笑声,阮珊不用回头也知道那人是韩炜。

      她没顾得上去捡,回过头来白了韩炜一眼,以示对他这种幸灾乐祸的行为的谴责。谁知道韩炜根本不接收她的信号,反而还挥了挥手朗声道:“好久不见。”

      什么好久不见,真是神经病!阮珊在心里嘀咕着,昨天不还一起吃了火锅吗?

      正准备把这句话说出来,韩炜又指了指学校的大门处:“等会儿去那里吃吧,那里的石锅鱼很棒。”

      阮珊瞥了一眼,他指的是学校门口的一排餐厅中人均消费最高的那家。小气了二十来年的人,今天怎么忽然这么大方?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阮珊的大脑飞速运转着,但转念一想,不吃白不吃,便大声应答道:“好啊。”

      刚应答完后背忽然被人拍了一下,阮珊回过头去,隔着迷蒙的风雪看到眼前站着一个挺拔的男生。阮珊参考自己一米六八的身高,目测他的身高在一米八二到一米八五之间。只见他穿着一件长款的黑色大衣,脖子上随意地搭着一条烟灰色的围巾。

      风雪迷蒙,他的长眉薄唇和挺拔的鼻梁却异常清晰。

      “你的手机。”他对阮珊笑了笑,把从地上捡起来的那部手机递给阮珊,阮珊急忙伸手去接,可手上的那个防水的滑雪手套还是没有拿住,手机还没有在她的手中待上三秒钟,便一个跟头又扎了下去。

      她急忙把手套抽掉,弯下腰去捡。谁知此时那个男生也正弯下腰去想要帮她捡,手机的体积不大,他们的手几乎是同时触摸到手机的。

      落在雪地里的手机是冰冰的,一直戴着手套的阮珊的手也是冰冰的,这个只穿着一件毛衣和风衣的男生的手,却是炙热的。

      两只碰在一起的手同时缩了回去,而后那个男生笑了笑又重新伸过手去把手机捡起来递给她。

      阮珊也眯着眼睛对他笑。还没来得及道谢,韩炜已经走到了她身边。阮珊一边接手机一边瞥了一眼韩炜,问道:“为什么今天要请我吃饭?”

      “谁要请你吃饭了。”韩炜看了看她说道,而后把脸转过去看向帮她捡手机的男生,对他笑了笑,伸出手来帮他拍打了一下肩膀上的雪花:“先找个地方坐一会儿吧。”

      阮珊还没弄明白情况,韩炜又看着她补充了一句:“你刚才那种表情还真是变化多端,我根本就不是在和你说话,你那么激动干什么?”

      阮珊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刚才韩炜是在和自己身后的这个男生说话,她又抬起头来看了看眼前的这个男生,男生察觉到了阮珊的目光,也微微对她笑了笑。

      “带我一起去嘛。”阮珊忙把视线从男生的脸上移开,转过身去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哀求韩炜。

      “哟,你不是昨天和我一起吃火锅的时候还发了顿脾气,发誓再也不和我一起吃饭了吗?”韩炜吸了吸鼻子,把脸转向别处。

      “那是因为你知道我最爱吃金针菇,还专门和我抢。”阮珊不甘示弱地反驳道,“韩炜,你如果不带我去的话我就把你在学校逃课打游戏的事情告诉你妈。”

      “好啦,带你去带你去,平时喊你和我一起吃饭也没见你这么积极。”看不穿小女生心思的韩炜说道,而后指了指面前的那个男生说,“这是我暑假认识的朋友,邵然。”

      映衬着身后纷纷扬扬的雪花,他整个人显得格外干净,他对阮珊笑了笑伸出手来:“喜欢吃金针菇的话,待会儿专门点一份。”

      阮珊笑得嘴都合不拢,伸出手握住了邵然的手,没等韩炜介绍就自我介绍起来:“我叫阮珊。”

      “阮玲玉的阮?”

      “嗯。”阮珊点头。

      如果不是旁边站着韩炜,其实阮珊的手是想在邵然的手掌里多停留一会儿的,为他手心里足以融雪的温度。

       

      2

      还没有到吃饭的时间,三个人先去学校门口的咖啡馆找了一张桌子坐下,服务员过来的时候阮珊本来想点卡布奇诺的,可想到平日和宋斐斐在咖啡馆点卡布奇诺的时候总是被她用嘲笑的语气说,只有少女才会喝这款。她不想在邵然面前表现出对咖啡一窍不通的样子,便也跟邵然一样点了杯意式浓缩。

      阮珊刚喝下第一口的时候就露出了痛苦的表情,偷偷拿眼睛瞄了一眼邵然,他却是极其习惯,与韩炜一边交谈一边喝着,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然后他注意到了阮珊的表情,对她笑了笑:“喝不惯?”

      阮珊吐了吐舌头连连点头:“太苦了。”

      “小姐,”邵然冲着服务员挥了挥手,那个女生笑眯眯地走了过来,连问“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时候,也没肯把视线从邵然的脸上挪开。

      “一份布朗宁蛋糕。”他对服务员说道。

      一会儿的工夫,那一块小小的蛋糕就被端了上来,是极其精致的小点心,白色的奶油上面洒满了碎碎的巧克力沫。

      “如果觉得太苦的话,就配着布朗宁蛋糕一起吃,布朗宁蛋糕的口感很甜,可以中和Espresso的苦味。”他一边说着一边把那一小块蛋糕推到了阮珊面前。

      咖啡馆里开着暖气,邵然的黑色风衣和围巾都已经脱摘下来搭在椅背上,只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手臂伸向阮珊面前时,袖口有一排整整齐齐的扣子。

      阮珊点了点头,按照他所介绍的吃法,先是轻轻咬了一口蛋糕,而后再喝上一小口咖啡。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一小杯咖啡喝完之后,阮珊开始歪着脑袋问韩炜——其实她的潜台词是:你怎么会认识这么优秀的人?

      阮珊有个做古董生意的叔叔,小时候她曾跟着叔叔生活过几年,跟着叔叔出入酒桌饭场,没有学会甄别古董的技术,倒是学会了看人。叔叔曾把人和古董相比,说有的人像铜器,即便锈迹斑斑也不掩内在的风骨;有的人像木雕,透露着市侩老朽的气息;有的人是名瓷,精致美丽却没有什么内在的东西……而有些人,第一眼见到就可以知道,是玉。

      邵然给阮珊的第一印象便是如此——柔和,然而光华却从内至外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来。

      “我暑假的时候不是去了趟纽约旅游吗,”韩炜说道,“邵然那时候也在纽约,我们是在古根海姆博物馆闲逛的时候认识的,挺聊得来,正好他也是这个城市的,就说好等他回国了来找我。”

      “你还去古根海姆博物馆啊?”阮珊忍不住拿韩炜打趣,“你回来之后给我看照片,里面不都是各种和美国姑娘的合影吗?我还以为你是去看美国妞的呢。”

      “都不耽误。”韩炜笑了起来,邵然也跟着笑了起来。

      “你还回美国吗?”韩炜问邵然。

      “不回去了。”邵然说道,“我暑假那边的研究生课程已经结束,已经回国开始工作了。”

      “你都工作啦?”阮珊接了一句,“可你看起来和我们差不多大呀。”

      脱下羽绒服外套的阮珊里面穿着一件鹅黄色的毛衣,要不是她个子高高,发育也不错,看上去倒还真像是刚读高中的小姑娘,邵然看向她:“你十七岁?”

      “才不是呢,”阮珊抗议道,“过完年就十九啦。”

      “我大你六岁。”邵然笑笑,“按照三岁一个代沟的说法,我们之间有两个代沟。”

      “我早熟,智商高,三岁的时候爸爸带我去医院查脑电图,医生就说我的大脑已经发育到六岁的水平了。”阮珊调皮地吐了吐舌头。

      “嗯,”韩炜点头,“之后就停留在六岁的水平上再也没有发育了。”

      阮珊从桌子底下准确地找到了韩炜的脚,用她穿着马丁靴的脚狠狠地踩了上去,韩炜“啊”了一声之后阮珊又飞快地把脚收回去,笑眯眯地转过头来看着韩炜:“怎么啦?”

      “哼。”韩炜白了她一眼,低下头喝咖啡。

      晚上吃饭点餐的时候,邵然倒还真记住了刚才的玩笑话,专门要了两份凉拌金针菇,在阮珊和韩炜的面前各摆了一盘:“这下你们两个就都满意了。”

      韩炜的推荐确实没错,这是一家味道很棒的餐馆。三个人去的时间比较早,还没有什么人,半个小时的空当已经坐满了人。

      韩炜向邵然打听着关于他工作上的一些事情,邵然一边回答着一边也会兼顾阮珊的情绪,偶尔也会和她说上几句。

      中途邵然出去接了一个电话,阮珊在桌子下面踢韩炜的腿:“喂,他有没有女朋友?”

      “干吗?”韩炜一边往嘴里塞一块鱼肉一边白了阮珊一眼,“你不是被你们系称为最难追的吗?长得不怎么样,脾气倒挺大,上次追你的那个学长不是被你恐吓得再没敢出现在你面前吗?怎么现在自己贴上去啦?”

      “切,”阮珊狠狠地踢了韩炜一脚,“就是问一下不行啊。”

      “女朋友有没有我倒是不清楚,不过肯定是不缺女孩喜欢的,”韩炜瞟了阮珊一眼,“江湖险恶,我劝你最好不要不知好歹。”

      “有这么对待朋友的吗?”阮珊佯装生气板起了脸,韩炜忙把一大块红烧茄子塞进她的嘴里:“好啦,好啦,吃东西。”

      冬季的餐馆里熙熙攘攘,带着人间烟火的闹腾劲,他们点的那份小火锅正冒着热腾腾的白气,以至于很多年以后,无论什么时候阮珊想起她和邵然的相识,眼前总是会有这么一股白气弥漫开来,似乎也弥漫了她的大半个青春。

      旁边的椅子上还放着中午准备发出去的宣传单,快吃完饭的时候阮珊拿起一张塞给邵然:“24号有没有时间?来我们学校看圣诞演出吧。”

      “24号?是……下周四,晚上吗?”邵然翻看着那张宣传单问道。

      “嗯。”阮珊点头,“七点到十点,不过你最好七点四十之后过来。”

      “为什么?”邵然笑了笑,看着阮珊问道。

      阮珊吐了吐舌头:“我被朋友硬拉着上去表演,是在七点半的时候,你最好还是不要看我上去唱歌,绝对惨不忍睹。”

      邵然眼里的笑意更深了,他把那张宣传单折叠了一下,放进外衣的口袋里:“我应该有时间过来。”

      韩炜的眉头轻轻皱了皱,趁着阮珊拿出手机看短信的时候,拉了拉邵然的衣袖压低声音问道:“你下周周三到周五不是应该在北京吗?”

      “我可以周四晚上坐飞机回来,看完再飞回去。”邵然的声音也压得低低的,但韩炜却注意到了他的眼睛,他的眼睛亮亮的,里面好似闪烁着钻石的光芒。

      九点多的时候三人结伴走出了饭店,邵然的车停在学校门口的停车场里,上面已经落满了一层薄雪。他与韩炜各点了一支烟,站在雪地里交谈了一会儿,阮珊没有站在他们身边,而是围着那辆车转来转去。

      雪已经停了一会儿,藏蓝色的天空上悬挂着一弯月亮和几颗亮晶晶的星子。

      邵然后来打开车门坐了进去,路上有积雪的缘故,车开得很慢,开出十几米之后他回过头来,还能看到裹得严严实实的阮珊站在那一片月亮的清辉里又蹦又跳地向他招手,仿佛是笃定他会回过头来一样。

      路上鲜少行人,邵然把车开得极慢,放在副驾驶座上的手机铃声大作起来,屏幕上显示的是“宫蕊”的名字,邵然看了看,没有伸手去接。

      回到家他把车停在车库门前,从车库里拿出清洁工具准备扫一下车顶上的积雪,正准备扫上去的时候,忽然被车顶上的一串数字吸引了。

      十一位数字,看样子是用树枝画上去的,每一个都歪歪扭扭,但还是辨认得出。

      邵然笑了笑,也无须掏出手机去记,他看了三遍,便将那一连串数字记在了脑海中,也顿时对刚才和韩炜站在雪地里聊天时阮珊围着车上蹿下跳的行动恍然大悟。

    还可以输入140个汉字
    • 青海果洛 ID663506 :
      宝贝 正版包邮 归鸟不知春晓 花凉 萤火森林《萤火》杂志强档推荐 《花火》十年重推(明信片)青春小说 赠书签+明信片已收到,因其中原因,没有及时评价,如下次有喜欢的再来购买!客服态度很好。 
      评论时间:2020年01月27日

      甘肃酒泉 ID278355 :
      不知道为什么之前都是上海发货这次是北京发货! 
      评论时间:2020年01月27日

      河南郑州 ID613985 :
      出乎意料,竟然发的是顺丰!好快啊!! 正版包邮 归鸟不知春晓 花凉 萤火森林《萤火》杂志强档推荐 《花火》十年重推(明信片)青春小说 赠书签+明信片性价比很高,质量真心实在,下次看中会再买的! 
      评论时间:2020年01月27日

      浙江嘉兴 ID959120 :
      宝贝不错,质量真的很好,买的正版包邮 归鸟不知春晓 花凉 萤火森林《萤火》杂志强档推荐 《花火》十年重推(明信片)青春小说 赠书签+明信片特别划算,超好的阿!这次网购是我最满意的的一次 
      评论时间:2020年01月27日

      河南焦作 ID980198 :
         发货超快,只是我不在,没能及时签收。赞,赞
      评论时间:2020年01月27日

      青海海东 ID970847 :
      棒棒棒 超级棒棒棒棒,宝贝,正是我需要的,收到的时候包装完整,打开后让我惊喜的是,正版包邮 归鸟不知春晓 花凉 萤火森林《萤火》杂志强档推荐 《花火》十年重推(明信片)青春小说 赠书签+明信片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好! 
      评论时间:2020年01月27日

      河北邯郸 ID572504 :
         正版包邮 归鸟不知春晓 花凉 萤火森林《萤火》杂志强档推荐 《花火》十年重推(明信片)青春小说 赠书签+明信片到了,和描述的很相符,好卖家!
      评论时间:2020年01月27日

      福建漳州 ID674150 :
      果然一分钱一分货,正版包邮 归鸟不知春晓 花凉 萤火森林《萤火》杂志强档推荐 《花火》十年重推(明信片)青春小说 赠书签+明信片超好  
      评论时间:2020年01月27日

      甘肃兰州 ID198919 :
      发货很快,颜色、质地很好。总体来说不错,继续支持!  
      评论时间:2020年01月27日

      江苏无锡 ID399248 :
      服务好!礼品还真是漂亮,超值!尺寸比想象中的要小。总体还不错!
      评论时间:2020年01月27日

    • 免除您出门送修、自行检测等麻烦,为您提供轻松、高效、无忧的售后保障。

      Q:如何避免价格欺诈行为
      A:商家如对价格法等相关法律规定不理解的,平台推荐商家每个商品仅发布一个价格,避免因与其他商家或其他销售业态进行价格比较却又无法准确标明被比较价格的含义、无法证明被比较价格的真实有据,从而导致价格欺诈行为。

      Q:维护商家与用户的合法权益。
      A:用户发现淘宝组织的促销活动中商家存在价格欺诈行为的,可以随时向淘宝举报。淘宝将不断提高价格管理水平,并积极向商家宣导价格法的相关规定,维护商家与用户的合法权益。

      Q:商家对价格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负责。
      A:商家参加淘宝组织的促销活动应当标示真实有效的被比较价格,标示有真正价格优惠的宝贝促销价,确保可以向淘宝或监管部门提供被比较价格的真实依据,并对所有价格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负责。

      此服务仅支持重庆新经典图书专营店配送范围。

      Q:分期付款是否可调整分期期数?
      A:无法调整

      Q:标题、图片与属性不符
      A:案例:创建地图购商品时,商品的描述与关联的本地商户不吻合,或者商品的适用范围与关联的本地商户不匹配

      重庆新经典图书专营店在线支付及POS机刷卡支付订单退款,如涉及到银行信息重庆新经典图书专营店会依据银行及相关机构已经建立的条例处理退款,为了保证客户账户金额的安全,我们均会安排原卡原退。

      Q:我要怎么申请退货?
      A:可在“会员中心”自行提交退货申请,“我的订单”--“订单管理”--“自助退货”。

      Q:乱用与本商品无关的品牌
      A:使用与其他大牌比较的方式;

      Q:钱退到哪里?退货后什么时候退?
      A:我们将在收到退货包裹(商品返仓)3天内办理退款1、使用货到付款、支付宝、线上储蓄卡支付等其他支付方式将即时退款至重庆新经典图书专营店钱包。2、信用卡支付、移动端线上支付、原路退回到您的账户,按银行规定7-15个工作日到帐。

      Q:关于价格说明的免责声明
      A:此说明仅当出现价格比较时有效,具体请参见《淘宝价格发布规范》。若商家单独对划线价格进行说明,以商家的表述为准。

      Q:订单退货时效是多久
      A:自订单签收次日起7日内(以快递公司的送货单上的签收日期为准)。

      Q:可以指定送货时间吗??
      A:目前重庆新经典图书专营店暂不提供指定时间段的配送服务,但是配送人员在配送前电话联系您的时候,您可以与配送员协商您的需求,配送的同事会尽量为您安排的!

      Q:重庆新经典图书专营店哪些商品不支持7天无理由退货
      A:1、消费者个人定制类商品; 2、鲜活易腐类商品; 3、在线下载或者消费者已拆封的音像制品,计算机软件等数字化商品; 4、交付的报纸期刊类商品; 5、其他根据商品性质且经您在购买时确认不宜退换货的商品。

      退款金额在1000元及以下可选择退重庆新经典图书专营店余额,退款时效即时到账。

    店铺详情

    • 重庆新经典图书专营店
    • 掌柜:重庆新经典图书专营店
    • 宝贝与描述相符:4.89分100.00%
    • 卖家的服务态度:4.79分100.00%
    • 卖家发货的速度:4.74分100.00%

    正版包邮 归鸟不知春晓 花凉 萤火森林《萤火》杂志强档推荐 《花火》十年重推(明信片)青春小说 赠书签+明信片相关推荐

    六合此 - 让网上购物更划算
    Copyright ©2013 -2019

    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如有侵犯您的隐私或者版权请联系我们woaini#foxmail.com!,我们会尽快删除!sitemap